:::
即時資訊

 
 
:::
即時資訊   首頁即時資訊簡易評析
字級設定 較小字體 適中字體 較大字體
點閱 (369)   回覆 (0)   推薦 (0)
資料時間:2018/5/8     提供者 : 劉禹伸&簡筠  
 

美國對伊朗重啟全面制裁,提升「荷姆茲海峽」地緣政治風險,造成國際油價上漲,提高我國進口來源風險


摘要

美國總統川普表示,他已決定撤出伊朗核協議,並將重新對伊朗實行嚴厲的經濟制裁。歐巴馬總統任內,中、美、俄、英、法、德六國與伊朗於2015年達成協議,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川普表示,該協議很不合理,因為伊朗的彈道導彈項目、2025年以後的核活動以及在葉門和敘利亞衝突中的角色都沒有受到任何制約。

川普宣佈美國將撤出伊朗核協議,並簽署一份總統備忘錄,對伊朗重新施加核制裁。在國際制裁下,伊朗出口石油和參與國際金融體系都將困難重重。川普歷來對伊朗核協議持批評態度,在選戰期間就承諾退出該協議。

川普宣布重啟制裁後,伊朗隨即表示將重新啟動鈾濃縮項目。伊朗總統魯哈尼表示:美國的宣佈,顯示其不尊重自身做出的承諾。

在伊朗核問題上,美國的歐洲盟友普遍與川普政府不同調。法國、德國和英國發表共同聲明,他們對美國的決定表示遺憾。歐盟外交政策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莫蓋裏尼說,歐盟決心維持伊朗核協議。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表示,伊朗核協議是災難性的協議,以色列完全支持川普總統的大膽決定。


評析

2012年伊朗受到國際制裁,針對金融業與石油出口進行制裁,導致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大減,從2011年的每日253萬桶,下跌至2015年每日108萬桶(如圖1)2012年伊朗石油出口為每日210.2萬桶,2013年大幅下滑至每日121.54萬桶,2014年更降至每日110.92萬桶。2015年伊朗承諾減緩核武製造進度,2016年1月,國際間全面解除對伊朗的能源制裁,伊朗的石油重新出口至國際市場(如圖2),伊朗的石油產量於2016年5月達到每日360萬桶,出口更達到每日260萬桶水準,較2015年12月增加約150萬桶。[2]

在經濟制裁期間(2011-2015)的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詳如內文所述)
圖1、在經濟制裁期間(2011-2015)的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2]

解除經濟制裁後(2015年)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詳如內文所述)
圖2、解除經濟制裁後(2015年)伊朗石油生產與出口[2]

在國際解除對伊朗的制裁後,伊朗原油主要的出口市場轉向亞洲國家,包括中國大陸、印度、日本、南韓、土耳其。在伊朗受到經濟制裁之前,(見圖3)伊朗石油出口市場,主要有歐盟、中國大陸、印度、日本、南韓、土耳其、南非,然在2012年國際實施制裁後(2014年),伊朗失去了歐盟、南非兩個重要市場,其中出口至歐盟的石油占伊朗總出口的22.6%,而南非約占2.9%。[4]

伊朗制裁前後的原油出口(詳如內文所述)
圖3、伊朗制裁前後的原油出口[4]

伊朗掌控「荷姆茲海峽」的控制權,若伊朗重啟核武計畫,而提高「荷姆茲海峽」之地緣政治風險,可能影響中東國家石油出口。2011年12月27日,伊朗也曾威脅,如果國際實施經濟制裁,將切斷「荷姆茲海峽」的石油供應,國際油價也因而上揚。鄰近「荷姆茲海峽」的國家,包括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科威特、伊拉克等中東國家,其出口石油至亞洲地區,航線皆須經過「荷姆茲海峽」瓶頸點;今(2018)年5月,美國總統川普欲重新對伊朗發動經濟制裁,儘管目前歐洲國家普遍不支持,但若伊朗重啟核武計畫,將會提高「荷姆茲海峽」的地緣政治風險,也可能影響中東國家的石油出口。[7] [8]

荷姆茲海峽之鄰近國家(詳如內文所述)

圖4、荷姆茲海峽之鄰近國家[7]

我國石油進口來源集中在中東國家,易受來源中東地區政經情勢影響。根據能源統計月報,中東國家為我國石油進口主要來源,其中伊朗占3.19%、沙烏地阿拉伯占31.46%,科威特占19.72%、阿曼占6.25%、伊拉克占5.21%、阿聯占9.89%。[9]

我國石油進口來源(詳如內文所述)
圖5、我國石油進口來源[9]

倘若美國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引發伊朗重啟核武計畫,而升高中東地區與「荷姆茲海峽」之地緣政治風險,可能造成國際油價上漲,提高我國進口來源風險,或使我國能源安全之可取得性有惡化之虞。


參考資料

[1]BBC中文網 (2018),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重啟全面制裁。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4048520

[2]APEC能源國際合作資訊網,解除經濟制裁後伊朗能源國際合作趨勢。https://apecenergy.tier.org.tw/report/article16.php

[3]Itt Thirarath(2016), Iran's Big Asian Oil Customers Return. http://www.mei.edu/content/map/irans-big-asian-oil-customers-return

[4]Iakovos Alhadeff(2016), Pakistan-Osama bin Laden. https://iakal.wordpress.com/2016/05/08/pakistan-osama-bin-laden/

[5]第一金 (2015),盤點:俄羅斯未來油氣發展的三個趨勢。 http://www.firstbullion.com/All_datil.aspx?Id=561529

[6]華紹強(2016),伊朗解禁後政經情勢及潛在商機分析。https://info.taiwantrade.com/S0/promo/iran/images/105-05iran.pdf

[7]每日頭條(2017),荷姆茲海峽:關係歐洲,時刻受戰爭威脅的西方的「海上生命線」。https://kknews.cc/history/rr449kr.html

[8]自由時報(2011),反西方制裁 伊朗嗆封鎖荷姆茲海峽。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550081

[9]經濟部能源局(2018),能源統計月報。https://www.moeaboe.gov.tw/ECW/populace/web_book/WebReports.aspx?book=M_CH&menu_id=142


關鍵字標籤



回覆文章
 
您好,對本文有任何意見,請在此回覆。  

回上一頁
深入分析  |  即時資訊  |  專業知識  |  臺灣能源期刊  |  會議專區  |  電子報
Copyright © 經濟部能源局  |  經濟部能源局指導  |  工業技術研究院 製作
地址 31040 新竹縣竹東鎮中興路四段 195 號 26 館 電話 886-3-5918403 傳真 886-3-5820299
本網頁設計建議瀏覽解析度 1024 x 768,並符合 IE 與 Firefox 瀏覽  |  隱私權政策  |  網站安全政策  |  法律聲明  |  智財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