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時資訊

 
 
:::
即時資訊   *首頁*即時資訊*簡易評析
字級設定 較小字體 適中字體 較大字體
* 點閱 (29)   * 回覆 (0)   * 推薦 (0)
資料時間:2018/6/26     提供者 : 劉禹伸&簡筠  
 

國際能源價格上漲預計加劇英國燃料貧窮對我國能源安全之啟示


摘要

根據英國官方預測,今(2018)年能源價格上漲,預計會使最貧困家庭的燃料貧窮(Fuel Poverty)程度更加惡化。工黨表示,政府無法扭轉燃料貧窮是國家的恥辱。商業、能源與工業戰略部預測,平均燃料貧窮差距將擴大9%,從2016年的326英鎊增加到2018年的357英鎊。儘管從2017年4月開始,英國針對數百萬弱勢家庭實施價格上限,但仍無法改善燃料貧窮惡化的問題。[1]

能源巨頭E.On曾表示,在同時購買氣、電的用戶所訂定之「標準費率」,平均將上漲4.8%。E.On表示,對於純電力客戶而言,標準浮動利率將上漲6.2%,平均每年36英鎊,而純天然氣客戶將增長3.3%,平均價格為19英鎊。此外,自3月份以來,E.On公司的批發成本已增加了22%。[2]

根據英格蘭銀行與彭博社調查,5月份的消費價格年增率維持在2.4%;國家統計局表示,燃料價格上漲幅度為3.8%,是自2011年以來的最大漲幅。5月石油與商品成本的上漲,使生產者投入的成本價格上漲2.8%,是2016年底以來最高,年增率達到9.2%。[3]

新數據顯示,英國每10個家庭中,就有一個以上的家庭生活在燃料貧困中,這被稱為「國家醜聞」。政府在一份報告指出,有超過250萬個家庭陷入燃料貧窮。在能源帳單持續上漲的同時,保守黨制定的能源價格上限政策還沒有到位。燃料貧窮不僅有害身心健康,更會影響兒童教育。英格蘭和威爾斯綠黨的Amelia Womack 表示,政府需啟動一項國家計畫,以確保為每個家庭供暖,並支持社區太陽能計畫,使能源更便宜。[4]


評析

根據英國石油公司(BP)數據資料,國際原油價格自2016年開始,有逐漸回升的趨勢,而國際天然氣(及LNG)價格,亦從2016年起反彈回升,同樣,國際煤炭價格也從2016年開始呈現上揚趨勢,可知近幾年國際燃料價格的回升,將造成國際能源價格與成本上漲。[5]

圖1、國際原油價格[5]

圖2、國際天然氣價格[5]

圖3、國際煤炭價格[5]

根據BP統計資料,2017年英國發電來源中,天然氣發電占39.7%、石油占0.7%、煤炭占6.7%,化石燃料總共占了47.1%,可知化石燃料發電的占比將近1/2;另外,2017年英國初級能源消費結構,原油占比39.9%、天然氣35.4%、煤炭4.7%,化石燃料的消費占了總能源消費的80%;這顯示英國不論在發電上,或是民生與經濟發展上,對於化石燃料有相當程度的依賴;爰此,英國的國內燃料(天然氣、電力)成本也深受國際能源價格起伏影響。E.on亦因此將近期國際燃料成本的上漲反應在國內用戶所面對的燃料價格。[5]

圖4、2017年英國發電結構[5]

圖5、2017年英國初級能源消費結構(燃料別)[5]

 

根據英國商業能源產業策略部的年度燃料貧困報告書,顯示2015年英國平均燃料貧困差距約353英鎊,較2014年減少了約5.6%。總燃料貧困差距在2015年實際下降0.5%,達到8.84億英鎊。2015年英國家庭在燃料貧困方面的比例估計為11%(約250萬戶),較2014年增加了0.4%。[9]

圖6、英國燃料貧困的差距與比例[9]

 

受到國際燃料價格上升,以及我國對天然氣發電需求增加等原因,使台電發電成本持續增加。由於電力是重要的生產要素,電價的提升將加重工業與製造業的負擔,提高各種商品的生產成本,並反應於物價上,而造成物價上漲;從能源轉型的面向分析,若電價上漲,可提高業者創新研發的動力,並提高節電的誘因,並有利於再生能源的發展。有關電價調漲的優缺,見表1。[6]

表1、電價調漲的優點與缺點[6]

優點

缺點

  1. 減少浪費

由於台灣的工業電價是世界第三低,造成業者用電浪費、降低業者發展節電的誘因。

  1. 物價上漲

因電力是生產要素之一,電價的上漲,將帶動各種商品的製造成本以及服務的價格,而造成物價上漲。

  1. 促進產業轉型

由於台灣工業電價低,使工業與製造業等產業業者缺乏創新研發的動機,無法提高產品副加價值。

2. 加重能源貧戶負擔

將使能源貧戶需支付更高的能源費用,才能達到滿足最低生活所需,進而增加能源貧戶的能源支出負擔。

  1. 促進能源轉型

在發展綠能的過程中,儲能設施及智慧電網皆是重要的環節;倘若電價上漲,才能正確反映合理能源成本,使民眾、產業有節能誘因,並有利再生能源發展。

 

由於我國能源對外依存度高,尤其仰賴化石燃料的進口,使我國燃料成本亦受到國際燃料價格波動之影響,我國平均發購電成本則從2017年的每度2元,2018年(5月底止)增加到每度2.09元。根據能源統計月報,2017年我國發電結構中,化石燃料發電占比達85.87%,意味著我國發電來源主要仰賴化石燃料;另外,根據台電公司公開資訊,相較於2017年,我國2018年(5月底止)之煤油氣等化石燃料發電成本,有增加的情況,其中核電與再生能源(不含水力發電)則較2017年有減少的情況。[7][8]

圖7、我國發電結構[7]

表2、各種能源發電方式之發電成本[8] 單位:元/度

項目

2017年

2018年(5月底止)

自發電力(A)

 

 

    火力發電

1.89

2.06

     燃油

3.66

4.25

     燃煤

1.35

1.51

     燃氣

2.14

2.31

    核能發電

1.86

1.37

(扣除後端基金孳息收入之淨成本)

(1.67)

(1.19)

    抽蓄發電

3.35

3.50

    再生能源

1.57

1.66

     慣常水力

1.48

1.64

     風力發電

1.91

1.59

     太陽光電

8.52

7.91

    自發電力小計

1.90

1.98

購入電力(B)

 

 

    汽電共生

1.91

2.02

    民營電廠

2.33

2.49

     燃煤

1.84

2.01

     燃氣

2.85

2.99

    再生能源

3.69

3.75

     慣常水力

1.51

1.62

     風力發電

2.39

2.42

     太陽光電

5.74

5.43

     其他再生能源

3.47

2.13

    購入電力小計

2.36

2.52

平均發購電成本(A+B)

2.00

2.09

因近期國際燃料價格上漲,倘若我國電價調漲,對能源安全可能產生的正面及負面影響如下:

正面影響:如實反應我國用電成本,提高產業與民眾節能動機,並有利於綠電、儲能以及再生能源等發展,以加速能源轉型,刺激能源自主程度提升。

負面影響:將提高我國使用電力負擔程度,使我國能源安全面臨如英國的能源貧窮惡化的情狀。

有鑒於英國針對國內燃料貧窮進行量化估算,我國在檢視能源安全可負擔性時,亦可評估對我國燃料貧窮潛在人口之影響,以兼顧能源安全與社會公平。


參考資料

[1]Adam Vaughan(2018), Rising energy prices expected to worsen UK fuel poverty, 2018/6/26.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8/jun/26/rising-energy-prices-expected-to-worsen-uk-fuel-poverty

[2]BBC NEWS (2018), E.On announces 4.8% dual fuel price rise, 2018/6/19.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44532586

[3]Jill Ward (2018), U.K. Inflation Stays Put as Fuel Prices Rise Most Since 2011, 2018/6/13.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6-13/inflation-stays-put-in-may-as-fuel-prices-rise-most-since-2011

[4]INDEPENDENT (2018), More than one in 10 households living in fuel poverty, figures show, 2018/5/26.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uk/home-news/fuel-poverty-uk-figures-poor-bills-cost-households-a8417426.html

[5]BP(2018),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8, 2018/6/13. https://www.bp.com/content/dam/bp/en/corporate/pdf/energy-economics/statistical-review/bp-stats-review-2018-full-report.pdf

[6]尹俞歡,電價漲3%勢在必行,「能源貧窮」和社會正義也需兼顧,2018/1/15。https://www.twreporter.org/a/electricity-price-and-energy-transition

[7]經濟部能源局(2018),能源統計月報,2018/3/16。https://www.moeaboe.gov.tw/ECW/populace/web_book/WebReports.aspx?book=M_CH&menu_id=142

[8]台電公司(2018),各種發電方式之發電成本,2018/5。https://www.taipower.com.tw/tc/page.aspx?mid=196

[9]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Industrial Strategy(2017), ANNUAL FUEL POVERTY STATISTICS REPORT, 2017(2015 DATA).https://assets.publishing.service.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639118/Fuel_Poverty_Statistics_Report_2017_revised_August.pdf


附註

英國的燃料貧窮是使用低收入高成本(LIHC)指標衡量。

根據LIHC指標,家庭燃料不足的情況,需同時滿足下列兩個條件:

家庭所需的燃料成本高於平均水準。(燃料成本平均水準係指該年度英國家庭燃料成本之中位數。)

扣除前述燃料成本後,家庭剩餘收入低於官方的貧窮線。(官方貧窮線按英國國家統計局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ONS) 定義,係指該年度英國等值化可支配所得(equivallised disposable income)之中位數的60%。)

低收入高成本是一項雙重指標,不僅可衡量燃料貧窮問題的嚴重程度(燃料貧窮家庭的數目),亦可衡量問題的深度(個別燃料貧窮家庭的受影響程度)。其中通過衡量燃料貧窮差距,以計算燃料貧窮的深度。附圖一的左下方象限的燃料貧窮家庭是傳統上不被認為貧窮的家庭,但因他們的高燃料需求而被視為燃料貧窮。右下象限的也有很高的燃料成本,但他們有相對高的收入,因此不被視為燃料貧窮家庭。右上象限的家庭既有高收入,又燃料成本較低,且燃料使用較少。左上象限的家庭雖然收入較低,但由於他們的燃料成本相對較低,因此不被視為燃料貧窮。一個家庭的燃料貧窮狀況取決於三個關鍵:家庭收入、家庭使用燃料的效率、燃料的價格。

附圖一、低收入高成本指標下的燃料貧窮[9]

 

 





*回覆文章
 
* 您好,對本文有任何意見,請在此回覆。

回上一頁
深入分析  |  即時資訊  |  專業知識  |  臺灣能源期刊  |  會議專區  |  電子報 回頁面上方
Copyright © 經濟部能源局  |  經濟部能源局指導  |  工業技術研究院 製作
地址 31040 新竹縣竹東鎮中興路四段 195 號 26 館 電話 886-3-5918403 傳真 886-3-5820299

網頁設計

建議瀏覽解析度 1024 x 768,並符合 IE 與 Firefox 瀏覽  |  隱私權政策  |  網站安全政策  |  法律聲明  |  智財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