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時資訊

字級設定:
點閱 (2197) 回覆 (0) 推薦(0)

日本提出《新國際資源戰略》,針對石油、天然氣、稀有金屬和油礦開發等脫碳提出對策

重點摘述

  1. 背景說明:日本因天然環境限制,大量仰賴石化燃料的進口,且化石燃料約占初級能源的90%,除化石燃料外,日本也仰賴稀有金屬的進口。為了因應中國提出的稀土管制政策,日本於2009年制定稀有金屬確保戰略,包含海外資源確保、回收、替代材料開發和儲備等四個面向的策略。日本在2014年提出以安全(Safety)為前提,確保能源的穩定供應(Energy Security)、實現最高的經濟效率(Economic Efficiency)、及提高環境要求(Environment)的3E + S原則下的《能源基本計畫》。[1][2]
  2. 日本於2020年3月30日在以3E + S的原則下,推出以安全為前提、低成本能源供應和環境要求的《新國際資源戰略》[3]。內容針對石油、天然氣、稀有金屬礦物的安全性,和如何在資源議題上應對氣候變遷議題的方案。
  3. 針對石油與天然氣的部分,主要希望透過穩定與國家的外交、多元化採購、與亞洲國家共同合作擴大能源儲備,以及確保煤炭的穩定供應等來建構化石燃料的資源安全網。
  4. 針對穩定外交的部分,日本政府規劃以日本石油天然氣和金屬礦產資源局 (JOGMEC)、日本國際石油和天然氣合作局 (JCCP) 和自然資源與能源局 (JCCME) 來主持中東產油合作委員會,作為日本中東合作中心和日本能源經濟研究所 (IEEJ) 等各種組織的樞紐。
  5. 此外,日本公司將從供應來源多樣化和培養運營能力的角度積極參與頁岩項目開發和LNG業務。JOGMEC將在對各個項目進行嚴格篩選的前提下,進行(1)降低以日本公司為運營商的頁岩開發項目的債務擔保率;和 (2)加快併購項目審查等工作。
  6. 除了石油的業務外,日本將加強液化天然氣安全,做法為(1)供應商多元化,目前中東和澳洲提供全球大部分的液化天然氣,但未來液化天然氣的生產有望在美國、俄羅斯和非洲擴大,這將為供應商多元化和加強液化天然氣的安全提供機會;(2)建立靈活的國際液化天然氣市場並掌握亞洲需求。日本未來將研究從液化天然氣生產到接收的整個供應鏈,重點關注日本公司對LNG的承購權。 (3)為日本公司設定液化天然氣處理目標。未來將利用日本50年的LNG進口經驗來推動亞洲LNG相關需求,以增強日本和亞洲LNG的安全性並提高市場靈活性和流動性。為持續成為全球最大的LNG需求國,日本的目標是在2030年將日本企業處理的LNG數量增加到1億噸。
  7. 除了進口貨源的穩定外,日本亦將強化石油儲備以加強安全性,做法如下:(1)提高儲油量的流動性。近年來,中東的地緣政治風險一直在增加,其中包括無人機和其他能夠進行低成本導彈打擊的新技術。有鑒於此,在有效地管理石油庫存的同時,即使在緊急情況下,也應採取必要的措施以確保原油和石油產品的穩定供應。(2)透過儲油提高亞洲的安全性。石油生產國的聯合儲存有助於加深日本與石油生產國之間的關係,而且還可以作為和平時期包括日本在內的整個東亞的石油供應基地。具體而言,日本將促進與菲律賓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儲存合作,同時支持夥伴國家制定全面的儲油戰略。此外,日本將透過利用產油國的聯合儲存來促進儲存合作,從而使亞洲國家、日本和產油國受益。
  8. 稀有金屬的部分,將針對目前與未來產業發展所需的稀有金屬,提出以審查庫存制度以確保安全性、促進國際合作強化供應鏈,以及強化產業基礎措施的方法。
  9. 日本將針對每種礦產制定戰略資源保障措施,原則上將從資源分配不均、國家風險、需求前景等角度來檢視礦產類型,並對這些活動的風險進行量化和分類,並整理出政策工具(確保上游利益、適當的儲存、促進回收利用等)及採取措施以確保資源安全。在考慮國家政治、依賴性、以及需求等因素後,日本政府將以60天的國內標準消費量(某些礦產為30天)為規範,為短期供應中斷做準備。
  10. 由於國際形勢的最新變化,稀有金屬的穩定供應正處於危險之中。因此,有必要通過JOGMEC與參與供應鏈各個階段(如開發礦藏、冶煉和產品製造)的國家加強雙邊和多邊國際合作。
  11. 針對氣候變遷的部分,日本將強化碳回收的部分,除積極參與國際合作創新之外,日本亦將規劃碳回收技術路徑圖,並在廣島建立新示範研究基地,利用CCUS的技術進行碳循環的研究。此外,日本也將促進地熱發電技術國際化發展,透過對國外政府與從業人員的人力資本培育和財務方面的支持,讓日本優秀的地熱技術邁向國際。
  12. 日本將針對上游油氣和礦產資源的開發提供降低債務擔保率的措施,因在上游開發過程中實施的脫碳對策往往會降低開發項目的經濟性,因此有必要採取措施,以減少因採用環境措施而導致的經濟衰退,並激勵企業的積極性。
  13. 日本將強化氨在燃料方面的使用,包括將採購氨氣及建立燃料氨的供應鏈,並進行工業鍋爐與船舶方面的燃料氨應用可行性研究。

評析

  1. 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延燒和武漢疫情的升溫,日本在戰略報告中亦指出,日本高度依賴特定國家和地區稀有金屬進口的現象,可能會因傳染病或政治不穩定等造成日本的供應問題,過去約60%的稀有金屬進口依賴中國的風險將再次顯現。根據2010年至2011年發生的稀土衝擊的經驗,日本政府認為,考量某些國家的寡頭壟斷情況對日本供應鏈的潛在影響,有必要開始採取對策。[3]
  2. 由日本《新國際資源戰略》可觀察出,除了推動節能、再生能源和氫能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外,還必須提倡有效利用CCS和CO2的碳回收方法,因對於政府而言,重要的是控制從上游到下游供應鏈各個階段的碳排放。
  3. 我國亦屬於資源較貧脊的國家,大部分的原物料與能源(98%)皆仰賴進口,日本目前在《新國際資源戰略》中所考量的事項,應可作為我國政府在政策制定時的思考方向,在能源與礦物的進口多元化上多作努力,並提供這些產業在開發業務上脫碳的規劃與經費支援,以在兼顧環境的情況下,加速推動我國的能源轉型。

資料來源

[1]     沈佩玲、林姿君、張啟達 (2014),「日本資源確保戰略的推動策略」,綠基會通訊,第35期,第9-11頁。

[2]     林祥輝、楊秉純 (2014),「解讀日本能源基本計畫」,能源報導,2014/04/05。

[3]     日本產經省, “新国際資源戦略を策定しました,” 2020/03/30.